•  


    每年年末,都会去街市裁一匹薄纸,挑选不同的花色,剪几样素纸窗花。

    第一朵窗花是在祖母的指引下完成的,她教我把纸中间四折,然后沿着菱形中线对折,在上方边缘处沿曲线剪下多余的部分,展开后即得一朵六瓣小花。于是我学她的样子,纸张对折,很快便剪得三两朵。

    之后便来了兴趣,央求她教我新的花样。于是见她从抽屉取出一张墨绿色的薄纸,簌簌剪下,出来一梗凛然荷叶。之后是一匹杏红纸样的边角,剪得一朵杏花模样。

    在我开始正式学习诗词歌赋的那一年,想象着那时所见所历的淡然风景,试着写出短句几行:“篱前花木满,院外小径芳,四时常相往,晴日共剪窗。”庭院花开,岁月几何,与亲邻好友睦然往来,闲来剪几朵窗花。这几句是我如今不忘的句行。

    那本窗花集,也一直保存到现在。祖母把每年剪得的花样都整齐的贴好,记录下年月,偶尔附几句简单的话。用针线装订好,封面上素净写着“心裁”二字。如今我每年归家,到了这一年的最后几天都会记得把它从书架拿出,小心擦拭封面,从扉页重新开始细细翻看一遍。最后在空白处贴上今年新裁的几朵,记下年月,将它继续。是一种习惯,也是一种怀念。

    现在剩下的就是满心期待新春的到来了。总是觉得,每年一到除夕,陈酿已久的年味就开始迅速发酵,贴春联,做年夜饭,烟花,守岁。

    等到的满碟的饺子端上桌面,夜空中美丽花火绽放的那一瞬
    ,春天也就不远了。








  • 晴秋.將行 - [家:記憶]

    2009-09-04



     

     所有的路  都是 必經之路。所有的過去  一俟到了回憶  都成了美麗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微凉 - [草木:瞬间]

    2009-08-30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 四季常青的綠 常常得不到人們過多的流連。因爲它總是停留在那裏,布滿喧鬧的道路兩邊,一年四季。因爲稀松平常而被人忘記。
       
    忘記了屬于它們的那份執著,和長年累月的默默堅持。

       ... ...

        和常綠草木一樣的,是我們的雙親。因爲習以爲常的關愛讓我們不知,因爲滿是擔心的絮語讓我們甚至想過要逃離。
        不要責怪我,微涼的季節,即將離別的季節,已經開始,
    想念妳。